内科病房之女医生手记(七)闹离婚的邸青

2019-05-14 06:42阅读:
内科病房之女医生手记(七)闹离婚的邸青 内科病房
(七)闹离婚的邸青
常新这个人就是爱打听事儿,没事儿就传个闲话,扯个闲篇。外出学习半年刚回来,第一天上班,就开始打听邸荔离婚后找男朋友的情况,头脑简单的郑蜜还和常新一唱一和轮番盘问邸荔,邸荔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走了。
然后两个人又很没趣地问肖羽,肖羽心想,你们两个把当事人都给问走了,人家什么也没说,我跟你们更说不着了。不管跟你们说啥内容,指不定你们两个转身过去就跟别人嚼舌头去了。
邸青的老公是她大学时的同学,是解放前的大户人家出身,曾经在京城有过好几处深宅大院和京郊的大片良田。
可惜解放后经过几番波折,到了其父亲这一辈,只剩下一个小院子几间房,勉强维持曾经的门面光脸,已经是难以接续先辈的辉煌。曾经讲究规矩的家风,倒是传承了下来,但是因为没有了曾经厚实的经济基础,已经沦落成了寻常的市井之家,一家人还拿捏着摆架子臭显摆穷讲究的风气,就特别让邸青看不惯。
邸青的老公也是时时处处不忘了自己的大户出身,在毕业应聘工作的时候,放不下身架来,不想着到处跑去找工作,还想着坐等用人单位来找他。最后落得进了一个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一天到晚郁郁不得志的样子,过起了不思进取、浑浑噩噩混日子的生活。可能是为了发泄抑郁之气,这个社区大夫在诊疗业务上没有多少长进,但他却发展出了跟女护士们打情骂俏勾勾搭搭的特长。
邸青老公最爱值夜班,他一个年轻气盛、心怀不轨的男大夫搭着别的年轻小女护士值夜班,夜深人静孤男寡女
共度漫漫长夜,自然是别有一番风情滋味。
一旦遇上性情随便的女护士,三言两语眉目传情,就勾搭上了床。于是最终他占有了一个妩媚多姿的女护士身体,而女护士则占有了他的全部。因为两个人一来二去,发展到了勾搭成情,女护士又挖空心思摆出与邸青老公长相厮守的阵势,逼得邸青老公要正式迎娶女护士进门,让她得到正式的名分。
可惜当前不允许三妻四妾,于是邸青老公就向邸青公开摊牌,他外面有了女人,问邸青能不能接受,如果不能接受,就离婚,他要迎娶小三儿进门。
邸青乍听此言时,犹如晴天霹雳,自己苦心经营的婚姻家庭之宫殿瞬间崩塌。
她不能接受,可不能接受又能怎么办?离婚?她也不能接受!
于是就陷入了僵持的局面,她又处心积虑地施展各种手段,想要挽回老公,一段时期内实际上竟也形同默认了小三儿的存在。
可邸青即使能容得下小三儿,小三儿却容不下她。
小三儿逼迫邸青老公必须要二选一。
邸青老公被胁迫也好或者是自愿也好,最终他还是决定选择妩媚妖冶、年轻貌美的女护士,而决定抛弃作为原房正配的女医生。
邸青想尽了各种战术,使尽了各种招数,依然挽不回心意已决的老公。
正如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爱情”两个字,又怎能是一个“愁”字了结的呢。
邸青无奈之下,选择了逃避,希望时间能让她老公冷静下来,回归正统。她老公找她谈离婚的事,她就躲着不见,又请了长假出去旅游散心。她觉得自己都要得了抑郁症了,又去看心理医生。心理医生的抚慰开导还真是起到了效果,让邸青抑郁的心灵舒缓了不少。
上帝关上了一扇门,还会给你打开一扇窗。
面对老公步步紧逼的离婚要求,邸青经过长时间的纠结,终于也释然了,该走的终究要走,留是留不住的。
于是她同意了,很快就办完了离婚手续,竟然没有痛苦,反倒有一种轻松感。过去对于她而言,原来只是一块压着她的沉重的石头,压的她抬不起头来,只能低头看着脚下的泥泞,看不见远方的风景。现在石头搬走了,她可以挺起腰抬起头,才发现,原来世界依然那么丰富多彩,她还依然可以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身边的一切还是那么生动可爱。原来的痛苦不过是凤凰涅槃的过渡,她现在已经浴火重生,要开始新的生活。
邸青在一个婚恋网站上注册了会员,开始征婚交友。一个年轻漂亮的离婚女医生,吸引了众多的追求者,让邸青眼花缭乱,应接不暇,每天下班后的日程都安排的满满的。幸亏没有透漏出自己的单位,不然有的追求者恐怕都要跑到单位门口来接她了。
这一段日子是邸青难得的人生经历和情感涤荡,她见了不下几十个形形色色的男人,有警察、教师、企业人员、创业者和个体户等等各种职业,北京的、外地的,离婚的、未婚的,离婚未生育的、离婚有孩子的,还有当前所谓人傻又赚钱多的程序员等等。竟然还有港澳台的求约会,但是邸青没有见,她觉得自己消化不了。
这是一段难得的美妙日子,几乎每个晚上或者周末,都有条件相当的男人陪着她吃饭、逛街、遛公园或者去郊区爬山。她就像待嫁的公主一样,接受着各个青睐她的男人们的朝拜和倾慕。
对她一见钟情或者一见倾心的男人,会百般小心地呵护着她、迎合着她。对她没有感觉的男人,也会客客气气地跟她聊会天,然后分手离开。
邸青对她没有看上的男人也是一样,因为没有看上他,所以聊天时会有巨大的心理优势,可以居高临下俯视着一个对自己逢迎的男人,这也是一个很愉悦轻松的过程。虽然看不上对方,邸青也会给予对方充分的尊重,客客气气地聊会儿天,然后以一个委婉的分手理由离开。如果对方打电话,她还是接听,只是有礼貌地推脱,不再赴约。
邸青见了不知道多少个男人以后,终于立足于自己的条件,给自己整理出了择偶的标准。
第一个条件,北京人,不单是有北京户籍的人,而是祖上三代都是北京人。最好是二环以里胡同里长大的正宗土著老北京人。在部队大院或者机关大院长大的孩子,她觉得跟她也不是一个生活圈子的人。她是在胡同里长大的,她想找一个跟她家庭出身类似的人,门当户对,比较容易融入相互的家庭生活。
第二个条件,也是跟她一样,离婚未生育的。这样双方条件对等,相同的经历更容易沟通,也更懂得珍惜。邸青不想考虑有了孩子的离婚男人和未婚的男人。
第三个条件,要比她大,大10岁以内的都可以接受,男人岁数大,社会阅历丰富,也更懂得体贴照顾女人。
第四个条件,要有车有房有正当工作。在北京来说,这不是一个多高的要求,只要不要求有别墅、豪车,这也是一个比较大众化的标准,绝大多数人的北京人应该都符合。这是一个必要的物质条件,邸青觉得她将来的先生,如果连这个基本的生活基础都没有,她跟他组建的新家庭将来可能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有了这几个条件,邸青择偶的范围就大大缩小了,对有感觉的几个人,她也重点增加了接触。
邸青要出国去欧洲玩去了,她跟肖羽说,千挑万选,她终于挑中了一个男人,比她大三岁,正宗老北京人,二环里还有几间房,家庭情况和邸青相当,正是门当户对。
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对邸青一见倾心,邸青对他也颇有好感。两个人经过短时间、高频度的接触之后,很久就进入了热恋的状态。这次去欧洲旅游,就是两个人一起去。
内科病房的一众医护们也是为邸青高兴,希望邸青这次情感能够开花结果,有一个美满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