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赣州市的今古奇观可为鉴戒

2020-07-14 10:46阅读:

安立志微博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赣州市的古今奇观可为鉴戒

安立志


赣州市的今古奇观可为鉴戒
【这是10年前发表于《南方日报》的旧文,今年又是大涝,斯时又是七月。翻检旧文,不胜兴叹。】


  中国是个文明古国,不经意拣起的瓦片,都可能比美国还古老。古老也有古老的优势,假如一个地方足够悠久,查查志书,翻翻史籍,就可能发现一两项历史奇迹。赣州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今年以来,中国南方洪涝肆虐,以致江河崩岸,山体滑坡。相对于万顷桑麻尽成泽国,城市的灾情主要是排水不畅,内涝渍水。据报道,6月21日,赣州部分地区遭遇强降雨,市区却未发生内涝,甚至“没有一辆汽车泡水”。而距赣州不远的广州、南宁、南昌等城市却惨遭水浸。这一切的不同,均源于赣州市有一套至今仍在发挥作用的、宋代建成的城市排水系统。(7月14日《中国青年报》)
赣州市的今古奇观可为鉴戒

(虔州知州刘彝)
  据《赣州府志》记载,赣州城(北宋时称虔州)三面环水,曾屡遭水患,尤其是贡江洪水暴发时,江水每每倒灌入城,严重危及居民生命财产。北宋熙宁年间(公元1068年—1077年),刘彝在虔州知州(相当于赣州市长)任上,根据街道布局和地形特点,建成了两个排水干道系统,一举解决了江水倒灌和城区内涝的千年水患。因这两条沟的走向形似篆体的“福”、“寿”二字,故名“福寿沟”。专家认为,“福寿沟”工程在古代中国水利建筑工程史上,可与都江堰并列,堪称又一伟大奇迹,今年初,CCTV“走遍中国”还专门为此作了节目。尤应指出的是,在水患频仍的今夏,这项古老的工程,仍然为人们兴利除弊。

赣州市的今古奇观可为鉴戒
(赣州福寿沟)
  在今日之中国,厚古薄今显然不合时宜。经过30年的高速增长,我国经济实力不断膨胀,不仅国家有财力举办奥运与世博,即使地方当局也屡创奇迹。尽管国人在体制、科技上创新乏力,但在营造面子工程、组织烧钱活动方面,屡屡让世界瞪目。900多年前,刘彝作为北宋地方官,因修建城市排水系统,创造了一项世界奇迹,今天的赣州官员,岂能落前人之后,于是,一项新的世界纪录凌空推出——2010年7月14日,世界上最大的机械钟,从英国运抵江西赣州市,安装在该市总投资2.9亿元人民币的“和谐钟塔”上。此塔将取代英国大本钟塔楼,创下多项世界第一。(7月16日人民网)
赣州市的今古奇观可为鉴戒
(赣州和谐钟塔)
  两项世界奇迹,都发生在赣州,虽然相距近千年,可谓今古奇观。当年刘彝任职虔州,修建福寿沟,不知是否作过“政绩论证”。官场流行“面子工程”,深埋地下、不见天日的水利工程,如何让上司了解本届政府的政绩“亮点”;官场流行“即期工程”,虽曰造福后代但却利在千秋的远期效益,如何解决有限任期的现实政绩;官场流行“献礼工程”,熙宁年间正值改革年代,这项工程竟然对朝廷的重大决策没有任何体现与表示。


  近年来,一些地方官员为了打造“政绩”,无所不用其极,景观大道、城市广场、豪华官衙之类的项目已被前任打造完毕,只能别出心裁。不过,这“新裁”如同“旧规”,从来不会考虑加大教育医疗投入,从来不会考虑缩减贫富差别,从来不会考虑完善社会保障,更不会考虑澄清吏治,完善司法。“富寿沟”之类的“政绩”项目,对于五年尚嫌其长的地方官,太过迟缓了,也太过隐蔽了,必得在短期之内打造出一个中国第一,世界第A,“地球人都知道”的项目,方可上达天听,才能平步青云。


  赣州市每年财政收入仅止100亿,经济排名在江西也只屈居中游,竟然以“举市体制”、巨额投资,打造了一项劳民伤财、沽名钓誉的世界第一。2.9亿当然来自民脂民膏,“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是古往今来的口号,“取之于民易,用之于民难”,却是古往今来的惯例。公共财政如果不是运行在民主决策、权力监督、公开透明的轨道之上,而仅仅寄望于个别官员的素质和觉悟,除非执政者都有刘彝先生那样的境界与胸襟——然而,他只是万恶旧社会的封建旧官吏。古往今来的教训告诉人们,假“用之于民”之名,行“用之于己”之实,倒是史不绝书。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