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那么,武则天她妈到底在不在钦州

2020-11-20 11:15阅读:

滕云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大美中国,大冤灵山。
只因为在人群中被偷看了一眼,灵山县就不得不连夜道歉。尽管“武则天母亲祖籍地在钦州”要比“武则天她妈在钦州”雅训几分,但并不能改变问题的实质——武则天她妈到底在不在钦州。所有的起哄架秧子加起来,也不能掩盖这一唯一真实的命题。她妈到底在不在钦州,她妈到底在不在钦州,她妈到底在不在钦州——这显然是值得说三遍的。
这显然也不是一个友好的年代。我说在钦州,我就要从她妈是她妈开始,拿证据,溯源头,证实我的说法。你们说不在钦州,你们也应从她妈是她妈开始,拿证据,溯源头,证伪我的说法。一切还没开始,你们就不让我说话,刚起个话头,你们就哄我离场——不带这么不讲理的,不带这么耍流氓的。
最重要的是,不讲理的流氓行为,让我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不由分说,棍棒伺候——按说你们吃得亏也不少,可怎么就不长记性呢?而且那抡起棍棒的动作,圆熟通透,深谙三昧,像极了马保国老师。
我说前门楼子,你说胯骨轴子,这本是你们的通病。我说前门楼子,你连胯骨轴子都懒得说,直接封我嘴,前门楼子也别说,这是病入膏肓的征兆。这一门走火入魔的绝学,我就纳闷,你们怎么就学得这么溜?
没有横空出世的英雄,同理,也没有横空出世的公平。就连哀叹不公的人,也不过是以不公平的方式,妄想着公平。
许你夏商周,许你争曹操,许你垄断孔子标准像,独不许灵山找找武则天她妈,何其霸道又何其冤枉。而这一通墙倒众人推的操作,背后原因,恐怕仅仅是,灵山不过是个小小县衙。无论谁上去踩两脚,也不会有风险。没有风险,是公平的过滤器,真假公平,于此立判。连柿子都挑个软的捏,天下没有如此便宜的公平。
那么,武则天她妈到底在不在钦州呢?既然蚁民自筑了一个新禁区,答案我恐怕是看不到了。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