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仙为邻

2019-11-08 12:15阅读:
与仙为邻

白衣书生


  想去青莲,看望李白,心念已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出城而去区区18公里,居然一晃就是9年。原本我以为至少13年,可发现一张旧照片后,便有了定论。
  13年前,我常去青莲走亲戚,每年都要去好几回,有时候我甚至把自己当成了半个江油人。可是后来,情况有了变化,我就再也没有去过那家。以至于9年前的照片,数过了,有3张,上面都印着日期,所以便是极好的证据。只不过,除此之外我却没有半点记忆,怎么去的,跟些什么人,怎么玩儿的,一概不知。在深挖过去的那些年,我曾经也想作些打捞,脑袋都拍肿了,可依是徒劳。


与仙为邻


  兴许是终有一日,我也从了文学。启动“李白诗歌奖”的新闻发布会,也被人拉了去凑过数。加之少小对古诗的背诵,海内外经久不息的赞誉,况且我少年就正式定居这座城市,也多次与来自江油的诗歌剑客们照过面,故而我对李白这么个人,显然是熟悉的。至少,他也算得我的邻居。那么,像这样一位被后世封仙的人物,我倒一直有个心念,那就是空了过去看望一下。虽然不知道他的墓地,也不知道还可以有其他多种的方式,我这人拙,便只知道直奔青莲镇而去,并且谁也不须招呼。

与仙为邻

  曾经游走于青莲时,我就知道,在镇子的正对面,跨过一条汽车连番飞驰的大马路,便是李白的所在。凭记忆讲,走不几步,在山脚上便有两个草庐一般的亭子,继而有几块古旧的刻有他流传后世的诗歌的朴素石碑,到底是几块,我也没记清,旁边除了像寻常的丘陵地带的草木竹林外,就连竹篱似乎都没有过。那时候,感觉若是挖开面前的一小块地,种上点菜蔬果子什么的,倒还真像是菜园子。

与仙为邻

  至于山上,似乎我根本就没去过,或者大多时候都饮了酒,摇上几步,太阳一晒,人就软了,自然是懒得爬。后来听说那里开始规划了,后来还建起来了,我不清楚是叫做“李白纪念馆”还是什么的,直到9年前的照片佐证,况且我也一直不太知道它正式的名称。兴许我真是糊涂得紧,要是把其中一张在电脑上放大了看,正中间不是明明白白写着“李白故里”几个字吗?可见我这糊涂与懒惰,可真是要得了命的。兴好我运气好,从没遇见什么偏激人物,并且也没谁知道我肚子里的这些事,要不然被人当头臭骂一顿也是难免的。

与仙为邻

  这年秋的末日,阴差阳错,我正午便到了青莲镇,还在以前的那个老场口上。一下客车,路边便是“李白故里”的导引牌,显然略一走动便是李白故里那4A级的风景区范畴,但我还是打算从红绿灯那里过马路,去镇子上找家餐馆先填下肚子,小饮一点,然后再说正事,毕竟已经饿了。要不然,一大下午游荡下来,恐怕要待到黄昏之际,那可熬不起!


与仙为邻
  镇子的场口上,横卧了一块长石,约莫两三米高,近十米长,上面以竖书镌刻了李白的诗句。只不过,这块石头被竖着下刀,齐整整地切去了一半,故而表面光滑并且平整。加之文字圆润偶有朱赤,自然就极引人注目的了。况且那清白的石面,勾勒的是竹简的版式,虽然着力浅,但也看出个大概,符合对历史厚重的审美及浮想。让人过目不忘,便是情理之中的事。

与仙为邻

  我忽然想吃火锅,从场口往里走过三五十米,便是一家“十悦小火锅”,虽已晌午,里面却并无客人。我只管走进去,到吧台一问,我一个人可以吃火锅吗,里面的人点头说可以,我便没有按照她的安排,径直走去门边的那张小方桌,坐下来一看菜单,挺实惠的嘛,便随口点了一份青油锅底,再五六个菜,打二两小灶玉米酒,未几便油汤鼎沸鱼鱿熟透,我便只管一个人悠哉游哉地细细品味,待缠绵得够了,这才心满意足地结账走人,直向马路对面踱去。

与仙为邻

  按照景区导引牌上的指示,得再往来路的方向走500米才到大门,可我一看身边便是景区的停车场,走着走着就没有按老规矩,遇了一处被人踩踏的铁丝网,并且已经踩出一条成熟的小径来,我便溜进了那宽阔而浩荡的所在,居然没有一辆汽车。走过那个四四方方草木分明道路迂回的大坝子,便是三四座一字排开的仿古建筑,清一色的粉墙青瓦四角流檐,四平八稳地墩在那儿,我便走过去,亲近地合影,继而穿过它们间的缝隙,再往里走,不多远就到了。

与仙为邻

  正大门自然巍峨得多,颇为大气。大半圈“[”字型廊房,靠外居中便是一座高大的三阶牌坊,一律朱漆青瓦,凛然肃穆。牌坊上粉底铭牌处正是写着“李白故里”四个圆润的大字。笔锋虽然飘弋,但也符合“诗仙”或“谪仙人”的韵味。故而来此处,赏景是其次,品味才是首要。所以,一路上这般风格连绵不绝,并且撒豆成兵错落有致,倒也不算什么意外。只不过,我的初觉是汉的味儿,并不像唐,似乎唐更乐意于渲染黄色,况且他也是极受皇帝喜欢的人。

与仙为邻

  反正皇帝老儿没事了,跟如花似玉的少女级爱妃杨玉环玩得寡味了,便把小白子一口叫去,那么你还是来吟个什么诗助助兴吧,大家没事乐呵乐呵,多好!青年李白自然胸中一心报国,但又不好驳了老大的面子,也不敢,便借机饮上几盅天字号的琼浆玉液,反正不喝白不喝,又不用自己掏腰包,并且早先就一直对外宣称,须醉得通透了才出得来好诗句。这不,老大既不缺银子更不缺美酒,反正只要你把我的小美人儿逗乐了便算本事,要说正事啊,休提!

与仙为邻

  李白实在是憋得满脸通红,一瞅准机会就想伺机进言,结果都被皇帝老儿大袍一挥给化解得烟消云散。那么就饮酒,就当过酒瘾,喝够了再说,最好是喝躺在地上最好,才淋漓才尽兴,只要喝得酩酊大醉,那诗句便翻江倒海磅礴而出,反正李白又不缺这个,你说是挥洒也好是发泄也罢,都成!

与仙为邻

  只要表面看着光鲜、应景,大家一起乐呵乐呵嘛,几句诗一了结,喝醉了嘛,该回去睡就回去睡,大不了叫人送送你,反正宫里又不缺那么个人。下次又想乐呵乐呵了,就再差人去宣小白子来,如此这般,依然如故,你“谪仙人”没事就去顶个“大学士”的名头闲着呗!反正堂皇大唐,又不是养不起你这么个醉鬼!诸上种种,李白便从青年熬成了中年,郁郁不得志,便大肆结交文人骚客,成天以酒浇愁,自此一生。

与仙为邻

  其实我知晓这些故事,还是得益于江油女作家王慧清的长篇历史小说《李白》。那年第三届中华校园诗节在江油召开,我便和两个朋友跑去凑热闹,在下午的签售会上便得到了此物。一路读通,透透彻彻,虽算不得正史,却也筋骨健硕、血肉丰盈,令人慨然嗟乎,神清气爽。

与仙为邻

  从景区正大门进去,顺着朝山上走便是中轴线,可以一路直攀到顶。途中少不了森林公园的葱翠起伏,到处的石头上都镌刻着李白龙飞凤舞的诗句。无论是拾阶而上宽阔石梯两侧的林地里,还是石梯的正中间,或者山顶的太白楼里,几乎无处不在。时时触目,倒也教人于旷世的无尽青幽中,默默念来,荡气回肠。

与仙为邻

  原本这日天就足够地阴沉,乌云漫天,灰灰黑黑的一大片,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下起雨来。景区里外路阶石凳倒是光滑异常,山腰的左右尽呈碑林,都是极用心极考究的精心制作,加之动辄某处树下或草地上就有个石头外型的隐匿音箱,里面总是不经意地传来轻缓的乐曲,便教人心旷神怡,仙乐飘飘,甚是享用!

与仙为邻

  原本,浩荡的景区里游人零星,加之天色阴沉、丛林青幽、庭阁肃穆、空气寒凉,很是让人难以生起无论什么来由的暖意与温情。可我才上到山腰一带时,便遇到一大群少年的学生分成前后两拨,洪流一般地涌下来,并且经过,我见到队伍中有个小女孩手里举着“八班”的牌子,瞧他们那副稚气未脱蹦蹦跳跳的模样,就知道是初中生没错,况且不难耳闻随行的队伍里有老师的叮嘱。要不是他们这么一热闹,我还真得掖紧了外套,默默地吟上几句“念天地之悠悠”的呢!

与仙为邻

  什么陇西院、沉香亭、方柱碑园、巨碑广场、邀月园,我都胡乱地去,胡乱地走,或者大多地方根本就没去。我只管一路攀爬上顶,围着白玉栏杆的方正基座转上一大圈,再顺了狭窄的楼梯去一层一层地爬那外四内六的太白楼。
  为什么这么说呢?那塔式的楼,从外观上看只有四道房檐,看起来只有四层,但进到楼里面再去爬楼的话,就会发现一共六层回廊,所以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来来回回也成,没事兜圈子也成,不是壁画就是灯箱,诗歌对联到处都是,管把你看饱看腻。只不过,我倒不觉得自己会那般饱腻,或许是浪迹文学的江湖久了,见得多了,再好的东西都难免会有几丝麻漠,况且也不去做出一副像饥饿的人扑到面包上一样的狂吃滥喝般地充电,所以悠悠然,或者幽幽然,肆意游荡便是,反正也没人管得着。

与仙为邻

  一大圈游览下来,我还是蛮感慨的。要说这地,占地跟富乐山公园差不多了,说不定还要大,规模气势显然要宏大得多,很有一副大唐天朝傲视天下的意味儿。只不过,若非我要赶在黄昏之际回城,不要说三五个小时,就是三五天我也可以闲玩,没事这里瞅瞅那里摸摸,或者随便找块石头坐下来小憩遐想,这便是粗略地游览与细致地品味的区别,只不过各有各的乐趣与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