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鹤麟:禁止师生恋?抓错药了!

2018-04-13 12:01阅读:
大学教师被网上文章指控性侵女学生,事件持续发酵中。有一种观点把事件引到要不要“禁止师生恋”上,程老汉认为这是误导、是转移视线。有朋友在程老汉的微信朋友圈留言说,“中国文化,只能一刀切,所以支持禁止师生恋”。
“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人”,够狠!
什么是师生恋?沈从文追张兆和是师生恋。
1929年,吴淞中国公学女生张兆和抱着一大摞书信找到校长胡适,投诉27岁的青年教师沈从文,说他不停地写情书给她,有时一天好几封,让她不堪其扰。她找出其中一封信,指着信中那句“我不但想得到你的灵魂,还想得到你的身体”,说这明显就是猥亵。胡适看完沈从文的这封信,不仅不打算处分沈从文,反而对张兆和说:“我劝你不妨答应他。”
沈从文写了足足4年情书才抱得美人归,这是师生恋。
鲁迅与许广平的婚恋也是师生恋,跟沈从文那一对相反,这场惊世骇俗的师生恋是由学生许广平发动的。
1923年10月,鲁迅兼任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后改名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国文系讲师,每周讲授一小时中国小说史。许广平就是听讲学生之一。
听了一年多课之后,27岁的单身女生许广平同学,给44岁的鲁迅老师写了一封信,拉开了他们这场忘年师生恋的大幕,最后也算是修成正果。
禁止师生恋这个命题是违法的。
婚姻恋爱是成年人的权利,凭什么禁止?只要不是与未成年人恋爱,师生恋也好,生师恋也罢,但恋无妨,有花堪折直须折,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剥夺他们的这个权利。
【解释一下:中文叙事通常有男前女后的惯例,所以“师生恋”指的是男老师与女学生,而“生师恋”就指的是另一种情况,即老师是女的而学生是男的,比如法国现任总统与他夫人的恋情就是生师恋。】
在日本国,师生恋还是很“浪漫”的事哦。
十几年前有部日本动漫就叫《我太太是高中生》,女主人公麻美的丈夫25岁,同时也是她的物理老师,而她还没有毕业,两人就已经结婚了。
2017年,日本又出了一部动漫改编的故事片《老师!我可以喜欢你吗?》,看片名你就知道这也是在美化师生恋。
但师生恋是犯忌的。
因为,恋爱的师生身份不对等。不是说一方年轻一方年长,只要双方都是成年人,年龄差距就不是问题。双方身份的不平等在于:师为尊,生为从;师掌权,为强者,生受师权支配,为弱者。以
尊者的地位、以强者凌弱者,于理不公,于情不合,于心不忍。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与学生恋爱,是误导和魅惑,是违背职业伦理。
这就跟律师与委托人恋爱、医生与病人恋爱一样,说不上违法,但却犯忌,有违职业伦理。
《我太太是高中生》,男女主人公过着夫妻生活,却要对外保密。日本的法定结婚年龄很低,男18岁,女16岁就可以了(2018年3月刚刚修改为男女都得18岁始得结婚),所以他们结婚是合法的。但在校生与她的老师结婚又犯了禁忌,所以要保密。
《老师!我可以喜欢你吗?》,女高中生岛田响发动了对老师伊藤贡作的恋爱攻势,却遭到伊藤老师的拒绝。拒绝的原因并不是“你是生来我是师”,而是他曾经失恋,不再信任爱情。但是,在女学生的不懈追求之下,伊藤老师终于缴械……不幸的是,他们师生在天台接吻的瞬间刚好被学生拍到,于是就瞬间传遍校园。伊藤在教职员会上道歉,但校方不能接受:“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是事关我们全体教员的信用的问题,你觉得道歉就能解决问题吗?”这个被女学生俘虏的男老师只好选择自己辞职。
看到没?师生恋若引起不安,校方并不能给予行政处置,只能是涉事的教师自行了断。
西方有些宗教团体办的学校,校规中明确规定其教职员工不应与学生谈恋爱,而如果发生这种事,涉事的教职员工一要报告,二要自行了断。看到没?校规也不能逾越法律来禁止师生恋。
鲁迅跟许广平谈恋爱的时候并不是单身,他已有一房妻室,元配的太太朱安一直不曾与他离婚,鲁迅死后她也不曾改嫁。
按鲁迅的说法,他的元配太太朱安不是他鲁迅的太太而是他母亲的太太,是母亲送给他的礼物,但他并不想要这个礼物,因此,出于道义,“我只负有一种赡养的义务,爱情是我所不知道的。”
鲁迅这话说的是义正词严,却又把他与许广平的关系搞得偷偷摸摸。1927年鲁迅与许广平在上海正式开始同居,两人住在同一栋小洋楼里,但是居然,对外还要假装成是工作关系,说许广平是帮鲁迅校对文稿的助手,而且让人看到他们各有各的房间:鲁迅住二楼,许广平住三楼。1928年7月,鲁迅在杭州的学生请鲁迅、许广平去杭州游玩,鲁迅还装模作样地要求学生晚上一定要到他俩住的旅馆房间来睡,房间里并排摆了三张床,鲁迅让学生睡中间那张床,他与许广平各睡一边。
为什么?因为他们的关系不犯法却犯忌,话说那时候男人是可以三妻四妾的,那时候的人们认为男人是茶壶,女人是茶杯,一个茶壶配好几个茶杯是极其自然的事。
按各种版本的鲁迅传记的说法,鲁迅跟朱安从来不曾圆房。朱安在周树人元配妻子的名义下,作为周树人母亲的名义上的长房儿媳妇陪着婆婆过了十几年。而在周树人与周老太太先后逝世后,她靠着许广平的接济,孤苦伶仃地度过最后的岁月,逝世时身边没有一个人。
鲁迅是名人,又是许广平的老师,比许广平大了17岁,如果他1906年与朱安结婚之后就与朱安圆房,1907年就该生养孩子了,1923年许广平给他写情书的时候这孩子就该16岁了。
以这样的身份跟女学生谈恋爱同居生孩子,鲁迅犯的禁忌不仅是师生恋,还有忤逆、不孝、薄幸、寡情……糟糠之妻还不下堂呢,元配妻子你要么休了,要么睡了,哪有这样打入冷宫让她阴干至死?换今天,鲁迅该遭到怎样的口诛笔伐?
沈从文算是个幸运儿。他对张兆和的死缠烂打,不仅胡适校长不反对,还得到许多同辈或长辈的支持。
比如,巴金就曾经给沈从文出过主意,说给张兆和送礼物最好是送书,不失礼又脱俗。沈从文觉得很对:行啊小李子,听你的。(话说巴金姓李,比沈从文小两岁。)
又比如,张兆和的姐姐张允和(就是周有光的夫人,当时正与周有光谈恋爱),见妹妹躲着沈从文就训她说,不能这样拒人千里之外,人家那么有诚意,还那么有才,还那么帅锅,你都22岁了(1932年),快成“齐天大剩”了,这么好的青年才俊还敢拒绝。
话说张兆和遭到沈从文情书轰炸的时候,用现今的标准看,她才“刚刚”19岁,换成她所在的那个时代的话说,她“已经”19岁。那时候,法定的结婚年龄,男18岁,女16岁,但在民间,女孩子14、5岁结婚非常普遍,所以说,沈从文追张兆和完全合法。
美国有一家巨无霸大型快递公司有一项苛刻的公司规定:如果有本公司员工结成眷属,夫妻中必须有一个离职,不能夫妻双双都在本公司工作。但是,前两年,这个规定撤销了。
百年老店尚且会与时俱进,咱有什么理由往回抽抽呢?
某大学前教授事件,根本不是什么师生恋事件。当事人目前全面否认性侵的指控,但他也没有拿师生恋来做挡箭牌,他说他跟20年前自杀的那位女生并没有恋爱关系。从这一点看,这位还真不算孬种。
程老汉认为,他的问题确实不是师生恋的问题,大家就不要往师生恋上面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