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独家专访小i董事长袁辉:索赔100亿,我们不是“碰瓷儿”

2020-08-05 02:13阅读:

陈思进

央视《华尔街》学术顾问 《绝情华尔街》作者 微博签约自媒体

关注
在起诉苹果后,有人认为我们在“碰瓷儿”,目的就是想讹别人钱,但是当他们真正了解小i的历史以及技术应用后,便再也不会有这样的质疑。—— 小i机器人创始人 袁辉
作者:《法人》记者 姚瑶
来源:法财在线(Id:faren_facaizaixian)
独家专访小i董事长袁辉:索赔100亿,我们不是“碰瓷儿”小i机器人创始人 袁辉
时光倒退至2011年10月4日,苹果公司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举办了一场名为“Let's talk iPhone”的新品发布会,隆重推出了运行iOS 5系统的新一代手机——iPhone4S。整场发布会除介绍提升相关性能外,最大的亮点便是智能语音助理Siri的发布。
独家专访小i董事长袁辉:索赔100亿,我们不是“碰瓷儿”

Siri是典型的人工智能产品,支持自然语言输入,同时可以调用系统自带的天气预报、日程安排等应用,还能够提供对话式应答。可以说,Siri令苹果手机轻松化身为一台迷你智能机器人。
那时,小i机器人创始人袁辉在看完发布会后不禁心生疑惑:“这不就是美国版的小i吗?”
Siri与早在2004年开发出来的小i机器人如出一辙,其技术方案甚至已落入小i专利保护范围内。
在袁辉看来,小i成立较早,当初的市场环境缺乏支持,影响力远不及苹果。对于小i而言,当时最好的选择便是等待人工智能浪潮来临后,借机发势。未曾想,等待了16年的人工智能浪潮成为一纸空谈,苹果作为全球科技公司的头部企业,本有足够能量和品牌影响力来引领AI潮流,隆重推出的Siri却侵犯了自家小i的专利权。
更出人意料的是,小i与苹果的纠葛竟在日后演变成为了一场长达8年的专利侵权战......
01、专业技术比对:Siri早已落入小i专利保护范围
当《法人》记者在北京拜访袁辉时,他显得格外稳重且随和,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一件灰色Polo衫,言谈举止温文尔雅,略显斯文,岁月似乎并没有在这位“70后”董事长身上留下过多痕迹。
袁辉告诉记者,也许很多人听过中国版Google,中国版Facebook等说法,但是否知晓,苹果Siri也被称为“美国版的小i”。小i机器人公司的员工以及同行都知道,Siri并不是什么新发明,其部分原始技术就来自小i。
“我们在2004年发布小i机器人前,已经成立了全球唯一大规模商用人工智能公司。注意!这是全球唯一。”袁辉放下手中的茶杯,说到“全球唯一”这四个字时,刻意加重了语气。
2010年,Siri被苹果以2亿美金收购时,它还只是一款以单纯文字聊天服务为主的智能机器人,并没有语音表现形式,这与当年的小i毫无差别。后经与Nuance合作,加入了语音功能,通过“大脑”将问题识别分析后,以语音形式来发布结果。
也就是说,虽然Siri添加了“耳朵”来发布结果,小i机器人是通过“手”输入来发布,但双方都是通过“大脑”来识别分析信息,其本质核心从来没有变过。早在Siri发布以前,从聊天到咨询股票、天气、音乐、地图,小i已经把包括这些在内的所有功能,都“玩”过一遍了。
苹果公司侵权的关键点,恰恰在于“大脑”这部分。
人工智能主要由三部分构成,第一部分叫“感知”,相当于人的眼耳鼻舌身,对应到计算机技术叫做语音识别、图像识别,这些相当于机器的感官部分。这些感知部分在接收到信息后,会交给第二个部分,也就是“思考”,经由“大脑”理解和分析后,再交给第三个部分“运动”,根据不同信息做出正确的反应。
这三大环节无论对人还是对人工智能都极为重要,毋庸置疑,“大脑”是三个环节中最核心的部分。
“在整个人工智能象限中,我们和科大讯飞、商汤(科技)绝对不是竞争对手,因为他们是做‘感知’部分的;我们和波士顿动力公司的那些后空翻机器人也不是竞争对手,因为他们是做‘运动’部分的;只有做‘大脑’部分的公司,才有可能成为我们的竞争对手。”袁辉详细地对记者说。
在袁辉看来,Siri的侵权非常明确,既不谈论语音识别,又不产生图像数据,也不做硬件,他们做的正是“大脑”。而论起“大脑”,小i比苹果早了七年。
2011年,在看到iPhone4s发布会、质疑苹果公司侵权后,袁辉第二天便邀请了专业技术团队进行对比分析,最终在2012年确认,Siri技术方案落入小i机器人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专利保护范围内。
同年6月,小i机器人公司正式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苹果手机中的Siri侵犯其“一种聊天机器人系统”(专利号:ZL200410053749.9)的发明专利权。
02、苹果发起反击:两份截然相反的判定
“一般来说,与专利相关的官司会有两场,我说他侵权,他的反击一定是申请我的专利无效。”袁辉在回忆起那段旷日持久的专利战时,表现得出奇淡定。
不出所料,2012年11月,苹果公司发起反击,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申请,请求宣告小i机器人专利无效。然而在2013年9月,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决定,维持小i机器人的专利权有效判定。
并不死心的苹果公司将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告上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请求撤销其作出的第21307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2014年,北京一中院审理后作出一审判决,维持专利复审委员会的被诉决定。
之后苹果公司再次提出异议,向北京高院提起上诉。出人意料的是,2015年北京高院却作出了与一审判决截然相反的二审判决,认定国家知识产权局此前的决定无效,判令专利复审委员会重新做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
判决结果一出,业界一片哗然。也许在很多人看来,这本该是一个没有太多争议的案件。
“我们的理解是,也许北京高院无法明确表达对我们众多复杂技术的态度,在流程和格式方面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打回去重审。”袁辉无奈表示,“但是,这看起来就相当于判苹果胜诉了”。
显然,这样的判决结果已不再是对小i机器人单方面宣判,其同样给国家知识产权局带来强力一击。2015年5月,小i机器人公司作为与该案有利益相关且具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方,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申诉,请求启动审判监督程序。原专利复审委员会紧随其后,也直接申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03、最高院一槌定音:小i机器人专利权终胜诉
转眼到了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依据审判监督程序,裁定提审。2018年11月,最高院开庭审理,直到2020年6月28日,才最终判决,确认小i机器人专利权有效。至此,苹果电脑(贸易)上海有限公司请求宣告小i机器人专利ZL200410053749.9专利权无效的司法程序宣告结束。
“在起诉苹果后,有人认为我们在‘碰瓷儿’,目的就是想讹别人钱,但是当他们真正了解小i的历史以及技术应用后,便再也不会有这样的质疑。”袁辉的眼神极其坚定。
“这次的侵权案件不是普通的商标问题,也不是实用新型问题,而是在世界前沿科技当中的发明专利问题,这个专利的有效性、创新性是不容置疑的。”袁辉在谈起最终判决结果时兴奋地说,“这是一个甜点,尽管它非常巨大。小i要走的路是未来十年,你(苹果)拿了我们家东西,该还的,都得还。”
对于小i机器人公司而言,长达八年的艰苦抗争,终于落下帷幕。而这家中国民营创新型企业与全球第一科技公司之间的较量,还在继续。
独家专访小i董事长袁辉:索赔100亿,我们不是“碰瓷儿”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记者问道。
“两个字,维权!”袁辉态度坚决。
有媒体报道称,为试探小i机器人公司的态度,苹果曾提出愿以不超过1亿美金与其和解。或许在多数人眼里,这笔和解金是一个“天文数字”,然而与小i被侵权的8年相比,这区区一笔不过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这笔搁置了8年的旧账,就在昨日重燃战火。
8月3日,小i机器人所属公司上海智臻智能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已正式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苹果公司停止Siri(智能助理)专利侵权,包括但不限于要求苹果公司停止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侵犯了该公司作为专利权人的ZL200410053749.9 发明专利权的产品,并暂计索赔金额100亿元(人民币) 。
小i机器人公司律师丁辰向记者表示,“索赔100亿是有事实、法律依据的,这还只是目前暂计的数额,随着案件的审理,我们也许会重新调整索赔金额。”
04、八年坚守:从“无名”到“巨星”
“我们在阵地守了八年,抗住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放眼全世界,可能没有几家公司能在这个领域坚持八年。”袁辉拿起面前的茶杯,轻声笑道,“小i是一个奇葩,坚持超过了16年。”
故事回到2003年,在那个SARS病毒肆虐的年代,大家只能宅在家里关门聊天,但另一方面却加速了科技的进步。Instant Messagin(IM)平台在全世界被点燃,尤其在中国更是受到网民热捧。接下来,MSN messenger,qq messenger,都成为人们居家聊天的必然选择。
当时,年轻的袁辉和几个理工男坐在一起百无聊赖,没有太多收入的他们,只能对着一张空空如也的办公桌犯愁。
“如果能找个女孩子聊聊天就好了。”
“可惜没有女孩子愿意聊...”
“那能不能制造出来一个女孩子聊呢?”
就这样,小i诞生了。
袁辉回忆往事,不觉笑了起来,“很多事情都是这么发明的,对吧?”
独家专访小i董事长袁辉:索赔100亿,我们不是“碰瓷儿”
小i与人聊天的前300个问题,是袁辉亲自教“她”的。
“你是谁?”“我是小i。”
“你在哪?”“我在上海。”
这些看似轻松的一问一答,恰是当年袁辉的“自问自答”。300个问题过后,他意识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第二天一早,他便和几个兄弟讲,我们每人从自己的MSN好友列表中挑选20人,向他们介绍自己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小i,这个朋友讲话很有趣,推荐大家加好友聊一聊。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小i瞬间引爆MSN。
“说白了,不仅是中国人,全世界当时都没有见过这个东西。那时候,很多人管他喜不喜欢,先加好友聊着再说。”提起小i的风光往事,袁辉稍显兴奋。
在MSN上火爆之后,腾讯主动联系到了袁辉,小i机器人就这样成为了QQ官方合作伙伴。接下来,雅虎,新浪,UC,网易泡泡等平台,均被小i一举拿下。
2004年,小i机器人从“无名小卒”摇身变为“国际巨星”。与现在的Siri相同,当年的小i机器人同样在做C端。
2007年,小i成为微软全球7亿用户唯一指定的机器人合作伙伴,前后有200多个国家的机器人开发者使用小i平台及工具进行开发,之后再接入到微软全球服务平台,这也足以说明小i当年的国际地位。
在找到IDG做风险投资后,小i开始实现飞速成长。从2004年到2011年,聚焦通用人工智能。后来IDG、因特尔、美国的德丰杰DFJ、日本的JAFCO全部加入投资,小i机器人正式登上国际舞台,而袁辉也成为了“世界明星”。
05、创业誓言:“要做所有人没做过的”
袁辉是河南南阳人,在武汉长大。在学生时代,他选读了计算机专业,但基于一名理工男的直觉和判断,他认为未来一定是计算机的天下。
果然,袁辉毕业后,中国市场开始疯狂挖掘计算机人才。年轻的袁辉在用友、东大阿尔派和惠普积累了一定工作经验后,最终进入了微软。
2000年,比尔盖茨带着微软山呼海啸而来,在亚特兰大奥林匹克体育场,向大家声情并茂地描绘他的伟大计划——微软科技将如何影响未来十年。而那时,27岁的袁辉被比尔盖茨的演讲深深震撼。他在听完演讲后的第一感受是——为什么美国有这样的公司,而中国没有?
袁辉曾经在中国最好的两家软件公司工作过,亲身感受到科技企业对于未来生活的改变,一种危机感和责任感涌上他的心头。比尔盖茨演讲的场景,始终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他让我感受到,我不能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因为生命需要释放,青春需要燃烧。”袁辉对记者说。
原本计划在35岁积累更丰富的经验后再去创业,然而在那场演讲过后的第二年,袁辉便毅然决然离开了微软。那一年,他28岁。
独家专访小i董事长袁辉:索赔100亿,我们不是“碰瓷儿”
创业没有理由,因为创业者是天生的。
2001年依然是PC时代,微软用软件改变了这个世界,理所当然成为了PC的霸主。但在28岁的袁辉看来,移动互联网即将来临,所有软件需要全部重写,这意味着人类科技将会迎来一个新时代。“我当时认为一刻都不能等,我要投身在未来的移动互联网大潮中,在这个时代中并肩微软,改变世界。”袁辉谈起这段创业往事时,依然充满激情。
“我从没想过只做中国的,要做就做世界的,做所有人都没做过的,这就是我的宿命。”
从2001年到2003年,袁辉团队制作的第一套软件以每套43美金的价格在美国出售,虽然成单量巨大,但创业之路依然艰难。
06、突破困局:低落的小i需要重整河山
誓言虽然豪迈,但是现实总是让人清醒。
“我们公司在2011年苹果发布Siri之前几乎死了,钱已经全部‘烧掉’,全世界都融不到钱了。”袁辉无奈表示,那段时间,几乎是他人生中最灰暗的时期。
小i机器人从当年的“座上宾”,转眼成为“堂下客”。大批服务器费用和等待发工资的员工,压得袁辉无法呼吸。“最初的十年里,投资人逐渐投不下去了。一些知名投资人的退出,意味着资本市场对我关上了大门。”袁辉表示。陷入发展瓶颈的小i,急需寻找新的突破口,而袁辉那时也“陷入”对于人工智能未来发展方向的不确定性。
当时,袁辉将人工智能比喻成“老虎”。年少轻狂的他与“老虎”相遇时,所凭借的是一腔热情和无知无畏。“观众买票入场,疯狂砸钱。有人围观拍手叫好,但我却发现自己已骑虎难下”,他笑称,“这真不是人干的事儿”。
后来,他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期盼最后能够牵住“老虎的一条尾巴”,结果被“老虎”拖来拖去,遍体鳞伤。这时候,围观者只好无奈表示“你自己玩吧,我们退场。”
“有一段时间,我便陷入这个困局中”,袁辉说,“经过十年的磨合后,我逐渐掌握了与‘老虎’的相处之道。”
“今天把全中国所有的钱全部投在这个方向上,不代表三年之后你会成功,这比登陆火星还难,”袁辉坦然表示,“直到现在,所有的巨头依然在追寻这个梦想,我们也一样,做了七年,烧了很多钱,但后来发现这个东西没有办法变现。如今苹果做了九年,每年投资可能需要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美金,而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呢?”
2000年是微软的时代,那时还出现了雅虎;在雅虎的时代,又出现了谷歌;在谷歌的时代又出现了Facebook;今天BAT的时代,实际上也正在孕育下一个伟大的诞生。
独家专访小i董事长袁辉:索赔100亿,我们不是“碰瓷儿”
“如同雅虎的杨致远,阿里巴巴的马云,他们开始创业的时候,都认为自己将会引领这个世界。小i也一样,没有这种信念,是不可能走到那一天的。”袁辉在谈到公司未来发展时表示,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