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辛巴的只言小思224(地量之机)

2015-09-13 22:14阅读:
小小辛巴的只言小思224(地量之机)
霍华德·马克斯说:“买进的绝佳机会出现在资产持有者被迫卖出的时候,在经济危机中这样的人比比皆是。强制卖家的妙处在于他们别无选择。他们被枪指着脑袋,必须不计价格卖出。如果你是交易的另一方,那么‘不计价格’这四个字将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词汇。”
作为华尔街大鳄,他在“做庄最重要的事”一书中,把掠夺带血的筹码列为最得意的经验,自有其高明之处。
但我辈小散,要实践起来并不容易,在2015年7月初的崩盘中,大部分妄用配资杠杆的人成为了被枪指着脑袋的卖家,不计价格卖出,然而,很多没有被枪指着脑袋的买家,一样也遭受了重大亏损。
卖家被毙了一批又一批,而真正赚到的也就是8月25日、26日那两天抄底的买家。事后来看,一切都那么简单,但是,真正能执行到位的人却很少,因为,当时谁也不知道,市场还会不会再度下滑,而有勇气且有资金在那个位置出手的人却并不多,而且,即使有些人成功抄底,大多也只是基于运气,很难保证下一次就会成功。
可见,再好的理论也需要结合具体实践才有作用,而实践既离不开细心到位的分析,也离不开严守纪律的执行。
我在过去曾经分析过,地量之日是比较好的中线抄底时机,市场波动不会太剧烈,能够慢慢地买一整天,不至于受到市场剧烈波动影响,并且曾经给过参考值,也就是上证单日成交量在2.2亿手以下。原以为可能不会出现了,但是,周五居然出现了极度缩量,上证单日成交2.24亿手,非常接近预测值,可以确认为极限地量。
需要注意的是,所谓地量,应把握这种市场信号的本质含义,也就是卖方、买方都非常谨慎,出现之后市场将会选择一个较为剧烈地变盘方向。
由于地量日较少出现在阶段的极限顶部,而大多出现在市场大跌之后,因此,通常来说,地量往往意味着地价,有时地量日与地价日同时出现,有时地量之后两、三个交易日内出现地价,但是,交易的法则在于把握概率,没有绝对的事情,如果有绝对的事情,谁都可以利用这种绝对性非常轻松地战胜市场和他人,因此,对于地量,也得客观看待,只能说地量见底的概率较高,如果需要加一条但书限制的话,极限地量导致见底反弹的现象通常在震荡市与上升市比较有效,而在单边下跌市经常无效,甚至可以说极限地量是买气全无的表现,其出现后引发的下场往往是巨幅下跌。
而在具体把握地量日的入场时机来说,作为买入方,比较保守的作法当然
是等到地量日确认之后,第二日才入。但是,这样做的不足之处在于,地量日可能引发场外资金集体性地确认卖压已尽,第二日大举而入,甚至引发跳空上涨,导致买得较高。
因此,我的习惯作法是,当预计地量日将要出现时,注意观察上午的成交量,如果已出现极度萎缩现象,收市时将成交量简单乘以2(有时候,不用等到收市,一个小时就足以推算了),如果估摸有较大概率低于预计的极限地量日,即可确认。
上周五(2015年9月11日)我就是这样推算的,因此,我继续按照原定的建仓计划加仓,加仓至38%(另外50%的仓位是银华日利,是安全度较高的货币基金,相当于现金),原计划是在地量日加仓到40%,目前,已经基本完成,剩下的2%,下周随便买点上证50ETF(510050),或者加仓兴业银行、东阿阿胶什么的,就完成任务了。
不管涨跌,就由它去了,如有剧跌,就再加买,如有大涨,就获利而出,如小阴小阳地来回震荡就由它去(地量已现,变盘在即,概率较小)。
周五执行计划时,出现了一个变数,本来是打算买点兴业银行之后,就逢低吸纳指数ETF的(比较好用来做波段),但是,东阿阿胶意外地出现大量卖单下压,正常来说,东阿阿胶属于对行情反应比较迟钝的优质长线股,跌的时候补跌,涨的时候补涨,长远表现较好,比较少出现主动性下跌的现象,对于当日的反常下跌现象,我初步分析认为,可能与配资清理及华润被查处有关,因为此前,监管部门有出一个清理配资时间表:“具体计划为,违法违规配资存量规模在10亿元以下的券商,要求在9月11日前完成;存量规模在10亿元—50亿元之间的,要求在9月18日前完成;存量规模在50亿元—100亿元之间的,要求在9月25日前完成;存量规模在100亿元—150亿元之间的,要求在9月30日前完成;存量规模在300亿元以上的,可放宽至10月31日前完成。”而当日,市场整体缩量微跌,观望气氛严重就和配资期限日到达有主要关系。
当时,看着东阿阿胶的反常卖压,我的脑海里马上想起了伟大作手霍华德·马克斯所说的“强制卖家的妙处在于他们别无选择。他们被枪指着脑袋,必须不计价格卖出。”那么,东阿阿胶是否因为首个配资清盘日到期,而出现了超强卖压而非理性下跌呢?
因此,我立刻修改了加买上证50ETF的建仓计划,迅速地在东阿阿胶跌停价附近埋单等待,等待那些被强制杀掉的筹码,无奈霍华德·马克斯还说过:“如果强制卖家只有一个,无数买家会蜂拥而至,交易价格只会稍有下降。”结果我一直等到快收市,东阿阿胶也只跌了百分之三点多,这个跌幅是远大于市场平均跌幅,却显然不能够让我满意,但我也无能为力,因此,只能在收市前几分钟加紧动用几个帐户买入,包括百箭也加了仓,由于担心强制平仓盘在最后一分钟杀跌停板出货,因此,不敢在市价买入太多,继续保留跌停板的埋单,这也就是我尚余2%的计划仓位未完成的主要原因。
总体来看,清理配资是对部分个股有较大影响,但是,对于整个市场来说,承接力量明显较强,因此,即使市场观望气氛浓厚,周五盘中下跌并不太多,收盘时还在上海本地股集体走强的效应下收了红盘。
该跌不跌,那就看涨。
而综合周末的消息面来看,港股虽然小跌,但是,美股却是收涨的,因此,全球股市的联动效应没有负面影响。
证监会查处四家券商对跌无可跌的券商股影响不会太大,中信证券那么糟糕的问题出来,都破不了中信证券的底,这点利空对于券商股来说,也就是毛毛雨而已,人家早就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而几条利好,如浦发银行得生命人寿增持、实施存款准备金平均法考核(有些媒体解读为:变相降准1个百分点)、《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出台等,大部分市场人士的解读是:然并卵,看空气氛严重。
无所谓啦,反正我是慢慢转向做多,左手低估值(以上证50及银行为主),右手稳增长(以东阿阿胶及少量科伦药业、以岭药业等),并静心等下一个低吸机会,9月18日、9月25日、9月30日、10月31日,看看哪些强制卖家又要被刀压上脖子给我们带来些廉价筹码。
让我们最后再牢记霍华德·马克斯在“做庄最重要的事”一书中所说的做庄铁律:“在危机中关键要做到远离强制卖出的力量,并把自己定位为买家。为达到这一标准,做庄者需要做到以下几点:坚信低位筹码,少用或不用杠杆,有长期做庄资金和顽强的意志力。在逆向操盘态度和强大资产负债表支撑下,耐心地等待机会,便能在灾难中趁火打劫收获惊人的收益。”
小小辛巴2015年9月13日夜写于鹭岛百家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