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凇下的孟获城

2020-01-16 08:49阅读:
雾凇下的孟获城
雾凇下的孟获城
(文)海笛
清晨,穿过景区的原始森林,初升的太阳光时不时透进高大的松树浓密的枝干,在树梢上闪烁,有七彩的光晕。冷冷的空气,飘浮变幻的云雾在四处弥漫,冬天石棉的孟获城就在眼前了。来到这里,远处朦朦胧胧一片银装素裹的幻境,犹如来到梦一般的世界。
雾凇是北国的精灵,在南方很难见到,在孟获城邂逅,它让我惊叹。早在春秋时期就把雾凇称作“树稼和树介”,南北朝时宋吕忱所编的《字林》中解释为:寒气结冰如珠见光乃消,齐鲁谓之雾凇。对雾凇的认识,是漂浮的雾滴触及树木,凝结于枝叶上的冰晶。别致淡雅的美,在大自然中不是常见的,得需冷热气流对峙得恰到好处,环境洁净,才能出现如此奇景。
孟获城距石棉县城五十多公里。山高林密、峡谷幽深、古木参天、温泉瀑布、云海奇观、珍禽异兽、珍稀植物,美不胜收。这里有中国西部海拔最适中、规模最大、最易到达的高山生态草甸,以及红石滩,公益海原始森林、温泉、月亮湖等景点,有大熊猫、红豆杉、珙桐等动植物1500余种,为全球首例野生大熊猫易地放归地。年均气温17,冬春干旱无严寒,夏秋多雨无酷热,是生态旅游的最佳选择之地。
十多年前的秋天我曾到过这里,金黄色万亩看不到尽头的大草甸,点缀各种各样的野花,山丘和无边无际的片片原始彩林。高山草甸多年冷中生的草本植物,伴着多年生的杂草类植被,草层低,草质好,是天然良好的牧场。在茂密的草丛中随处可见自在撒欢的羊群、牛群、鸟儿和其他动物。一条清澈小溪顺着河谷流经而过,四周是长满红色苔藓的红石滩。
在草甸区的正中间,有一颗千年神树。相传诸葛亮第七次擒孟获前,探子来报:孟获请来乌戈国的藤甲军,与孔明决战。孟获有神相助,得神树一株,可搬来天兵天将,助其守城。诸葛亮遂买通孟获部下,把神树偷出来。没有神助的孟获,节节败退,将士的鲜血染红了满山的石头,孟获哭泣,眼泪流成了草甸中的那条河流。
诸葛亮和孟获的故事,一直在这万亩草甸之间回荡,给这里带来了无尽的神秘,令人遐思。
据《汉晋春秋》
载,蜀先主刘备死之前后,孟获(彝族)追随益州郡大姓雍闿起兵反蜀汉,并诱煽夷人同叛。蜀丞相诸葛亮到南中亲征,百战百捷。闻知孟获,向来被本地的夷人和汉人所敬仰,于是发兵攻打孟获并在盘东擒获了他。诸葛亮采纳了参军马谡的建议,七擒七纵,赦免了孟获来换取蜀国南方的民心。让孟获再也没理由反叛,南中地区因此得以平定。平定南中后孟获随诸葛亮回到成都,担任御史中丞,这是正史。但蜀国边乱,诸葛亮深入不毛之地究竟包括哪些地方,孟获究竟是汉人、彝人,何方人士历来尚有争议。
一个是治蜀的高手,一个是少数民族的英雄。一个是忠心为国实行民族团结,维护边土稳定;一个是少数民族首领,保护一方自尊。一个是鞠躬尽瘁,七擒七纵坚持攻心。一个是屡败屡战,心服较真。“能攻心则反侧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清代赵藩撰成都武侯祠“攻心”这副楹联联早已被世人称道熟知。
诸葛亮平定蜀南方之战,七擒七纵绝非一时一地。从诸葛亮《出师表》“五月渡泸,深入不毛”来看,诸葛亮平定蜀南方之战已打到渡口(今攀枝花),甚至渡过泸水(金沙江)已到云南了。孟获一直是蜀南方之战的主要对手,诸葛亮与孟获七擒七纵的转战,这些有彝族的地区均可看成是平定南方的战场。全国孟获筑城的地方不少,除四川外,还包括云南,贵州等地,孟获的出生地始终没有定论,但以他的名字做地名的,也仅有石棉栗子坪乡,这就值得深究了。
东汉安帝延光元年(公元123年)改蜀郡西部都尉为蜀郡属国,辖县未变。灵帝时(公元168年)改置汉嘉郡(治所今芦山),领辖4县,并包括今甘孜州大部及凉山州一部分。这里的凉山州就明确为蜀郡属国,凉山州历来彝人最多,孟获是他们的首领,加之凉山州与雅安石棉接壤,离成都较近,这才是诸葛亮的后患之忧。平定的蜀南之战主战场应该就在这一带,也就就不难理解。
我下乡到凉山西昌地区,那一带包括渡口(今攀枝花)、云南边境,这些地方的彝族人都熟知诸葛亮和孟获的故事。较统一的说法是:三国时诸葛亮和孟获在交战中达成了这样一个协定,让彝族人从平原地区(成都平原)迁移到山区,可以到任何蜀地边远的山区居住,诸葛亮对彝族人还有“高山由你坐、跑马由你骑”的承诺。从此彝族人远离了成都平原,到了山区,就过上了刀耕火种,山高皇帝远自由自在的生活,与汉人少有了纷争。
直到诸葛亮死前,蜀国南方都没有动乱。诸葛亮的南征,重用地方势力,保障民族利益。一改两汉以来对彝族地区委官统治,遣兵屯守的政策,对南中不留人,不留兵,也不用运粮。诸葛亮的这些做法,既笼络了地方首领为他效力,又得到了这些地方金、银、丹、漆、耕牛、战马等,军资所出,国以富饶,使他能专事北伐中原,而后方一直保持安定。
穿越历史的时光隧道,我仿佛看见当年一生征战的孟获,被诸葛亮收复到成都为官后,不习惯城市、官场的生活,多次请求回归故里。于公元225年,才得到诸葛亮首肯。
孟获高兴啊,他解甲回乡了。但他无奈啊,多年征战各地,故乡何在?亲人何在?战争中亲人失散了,故乡失去了。他只能携妻子回到雷波(今凉山地区),因那里是妻子的故乡,还有他们的亲人。孟获曾担任过雷波的部落酋长,他爱民如子,开垦良田,构筑水渠,开通驿道,支持民间商贸,大面积种植莼菜,为百姓做了很多善事,他是这里彝人心中的大英雄。
孟获的夫人在家乡名气也大,是一位女中豪杰。传说她为火神祝融氏之后裔(《三国演义》第九十回登场)。孟获当初和蜀军作战时,融夫人重装出战,以丈八长标为兵器,背插五口飞刀,百发百中。坐下卷毛赤兔马,四蹄生风,蜀马很难跑赢她。当年三江城被诸葛亮取得后,祝融再替丈夫出阵,以飞刀伤蜀将张嶷之手,又用绊马索擒下马忠,生擒二人;然而因受不住赵云、魏延挑衅,贸然深入敌军陷阱,旋即被马岱以绊马索擒下。最后孟获以张、马二将换回夫人。后来诸葛亮降服孟获,孟获表示永不再反,祝融随夫而降。当地人评价祝融夫人,恩怨分明,武艺超群,加上绝色的容貌,在三国美女榜上绝对有名。融夫人还被四川的三国迷称之为“刺美人”,就是这位“刺美人”一直陪伴在孟获的身边。
孟获一行从成都经名山、雅安、荣经、石棉这条线回雷波,走到石棉栗子坪时,栗子坪的景色把他们迷住了。孟获想起了离栗子坪几十里处有个呈月牙状的月亮湖,那是当年他和妻子定情相爱的地方。他让随行的人马在栗子坪驻扎下来,与妻子一人一马来到了月亮湖。
月亮湖属高原湖泊,海拔约两千四百多米,水域面积约两万多平方米,夏季水温约17,四五月沿湖周边报春花竞相开放,花海无边;金秋时节更是红叶似火、色彩斑斓,是镶嵌于大山时间的一弯翡翠。冬季冰雪覆盖,厚厚的白雪柔软而轻盈,有别样的美丽,孟获就是在这里得到融夫人芳心的。
孟获和妻子跳下战马,月亮湖再次见证了他们双双的身影。他们沿湖着走了一圈,在湖边一棵大树下坐下来,清亮的湖水映照着他们苍老的脸庞,让他们想起他们年轻时的美好时光。在这里他们相识、相知、相爱,山盟海誓,定下终身。月亮湖还在,青山绿水还在,戎马倥偬,岁月匆匆,他们都老了。孟获深情地凝望妻子,拉着妻子的手说出了他心中多年的夙愿。他说再不想再走了,也不想回雷波去做上门女婿,就想在这远离战争,远离尘世喧嚣的地方住下来,给妻子有个家,过他们的二人世界。
孟获的话触动了妻子的心思,让妻子动容,她的眼里闪动着泪花。融夫人也早就厌倦战争,厌倦了漂泊,必定她是个女人,早就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家了。听你的,她点着头。孟获再次想起诸葛亮“高山由你坐、跑马由你骑”的协定,于是他们回到栗子坪,下令把战马放于草甸,把辎重装备等与生活无关的东西悉埋山野,只简单的修了一个城门、两座烽火台和一些房子,不是为了打仗,而是证明这里是他孟获的地盘和他们的存在。城门让牲畜进出有个归栏,便于管理,烽火台,可以看看山外远处的风景动态。
于是孟获和妻子就在这里居住下来,过着普通人与世无争的生活,直到今天。如今他们的后代还生活在这里,孟获村就是明证:这里彝族同胞还流传有孟获发明的彝族服饰,农耕工具,乐器等。我坚信石棉栗子坪孟获村就是孟获最终的归宿之地,也是中华民族千古化剑为犁的不朽见证非物质遗产。
回到现实,我久久的伫立在这雾凇之间,在雾凇如梦似幻的灵气中,我感受到孟获城真正的魅力。太阳慢慢升起来了,放射出了万道霞光,雾霭微风中,一团团雾凇依依不舍的在半空中旋舞飘散,投向了大地母亲的怀抱。雾凇眷恋着这片乐土,眷恋着它赖以生存的草木。阳光中它又化作了水雾,滋润着这片大地。冬日的孟获城啊,村民们关牲口的篱笆小房“披金挂银”,牛羊在雪景中漫步,民族风情浓郁的彝家院落在雾凇下格外秀丽亮眼。“打开孟获城,世上无穷人”,一刹那间我的心豁然明朗了, 孟获城的千古之谜,已在这美丽的雾凇之中化解,能祖祖辈辈生活在这世外桃源般地方的人,真羡慕他们,孟获城里不会有穷人,因为他们住的地方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