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思文存》刍议人类情爱史的“两步半”沈海冲

2020-06-22 11:18阅读:
《久思文存》刍议人类情爱史的“两步半”
翻开人类情爱史,人类利用几千年的时间,在这条充满痛苦与欢乐的道路上,满打满算总共只走了两步半。第一步是英雄与美人的时代。特洛伊城的王子波利斯在斯巴达王墨涅拉尔斯的家里做客时,爱上了美丽的王后海伦,美人投入英雄的怀抱里,并与波利斯私奔。墨涅拉尔斯调集了十几万大军,一千一百八十六艘快船,渡过爱琴海到小亚细亚去攻打特洛伊城,这场英雄争夺美人的战争,打了十年之久。

第二步是才子与佳人时代。林黛玉生为情来,死为情去,一生缠缠绵绵,痴痴迷迷,忧忧郁郁,寄情于诗,寄情于花;贾宝玉风流于女儿群中,癫狂恣肆于乱情中,最后因情遁世。人类在情爱这条路上走第一步的时候,沉溺于美色,走第二步的时候,沉溺于痴情,在走第二步半的时候,却犯了踌躇,一时找不到自己情感的归属与寄托,只能在个人幻象的空间里去找寻人类那早已丢失的记忆。这就是我们每个人身上所具备的堂吉诃德式的滑稽。

人们为了弥补内心的寂寞,焦虑和空虚,便产生了所谓艺术。艺术无非就是使人生更加喧嚣。人生原本就是喧嚣的,喧嚣是人生的悲剧,而人生又离不开喧嚣,人们想方设法地,挖空心思地在为我们自己制造着喧嚣-----也可曰艺术的多种形式。以此来支撑我们即将崩溃的精神。

人生,仿佛一直在守望,非常固执、焦渴的守望着一件飘渺模糊,似是而非,看不见说不透摸不着的东西,而这件东西确实存在于多维空间里。这件无色无形无质之物(意志?意念体?或者感觉?)
的存在,其本身毫无价值,但它却决定了三维空间一切存在物的价值。虽然这种守望你不知道它有什么意义,但你却必须身不由己地恪尽职守地一直守望下去……

人这一生真的不知是在追逐猎物,还是在被猎物追逐着?而且在深奥叵测的幻象空间是找不到任何答案的。我们除了苦恼和焦灼,还能做些什么呢?为此,我们人与人之间完全处于一种心理相蔽状态。这种相蔽状态也就直接导致了个体的绝对隐私诡异,许多话题是除你自己没法与他人(包括父母妻儿)交流与分享的。尤其是情感上的相蔽,会使我们痛苦万分,不能自拔。人生中,这种心理相蔽太多了,欲为蔽、恶为蔽、爱为蔽、情为蔽、恨为蔽、贪为蔽、邪为蔽、淫为蔽,我们就活在这一混沌的心境之中。

我们的人生可说是神圣的开始,肃穆的行进,无奈的重复,滑稽的终结。这是一部奇奥无穷的人生启示录。它在潜移默化中陶冶着你的性情,明净着你的心灵,超度着你的灵魂,使你的灵魂在虚虚而静中,进入久久地冥思里,思绪渐渐地进入一种不惊不疑、不喜不怒、不恨不爱的状态,从而达到我们人生轮回的太虚幻境。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