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读者忽悠缺氧的论文

2020-07-31 10:32阅读:
把读者忽悠缺氧的论文

石毓智

上篇文章谈到,潘海华是当今汉语学界第一叱咤风云的人物,短短在过去的5年里,就在《中国语文》和《当代语言学》发了10篇雄文,比这两个刊物的主编刘丹青和胡建华还多一篇。所以就以潘海华的文章为例,给大家揭秘这些人的忽悠术,是如何把善良的人们忽悠缺氧的。
下面继续谈潘海华和叶狂发于《当代语言学》20153期的一篇16页的长文,题目是《离合词和同源宾语结构》。潘叶认为“我帮了他的忙”的基础结构为:“我帮忙了他的帮忙。”他们造出这个“不是人话”的所谓的基础结构的唯一理由是,
Sailer (2010) 指出英语的不及物动词可以带一个同源宾语,例如:

a. He laughed a sad laugh.
b. He slept a weary sleep.

基于上述知识,作者就开始自己对汉语有关现象的“大胆”推理认定:
因为英语以及其他语言的不及物动词可以带有同源宾语,又因为汉语的“帮忙”等离合词也是不及物动词(其实并非如此),所以也应该有类似于英语的句子结构,这就是他们认为“我帮忙了帮忙”存在的根据。再通过第二个“帮忙”的名词化、受事名词的“属格”化等这道生产线(这里边的忽悠术随后再谈),结果就出现了“我帮忙了他的帮忙”这个不是人话的基础形式。
让我们看看“这个叱咤风云的大忽悠”是怎样让“范伟们”脑子缺氧的。
(一)潘叶应该明白,西方学者所指出的英语中的不及物动词带同源宾语,都是现实生活语言中真真实实存在的句子,汉语中的“我帮忙了帮忙”是人话吗?
(二)西方学者所说的英语中的同源宾语是同一个单词的不同词类用法,哪个汉语离合词或者不及物动词有这种用法?汉语的“笑”可以像英语那样,说成是“他笑了一个悲伤的笑”?
(三)按照潘叶的逻辑,既然汉语可以说“王冕死了父亲”,那么英语自然应该有“John died his father”之类的说法。道理很简单,你们既然能从英语推汉语,为何不能从汉语推英语?
拿英语的真实语言现象来认定汉语“看不见”的东西,这是本文最关键的一步忽悠。而且英语与汉语的现象并不是一回事,英语的是单纯不及物动词,汉语的则是动宾复合动词,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现象。


把读者忽悠缺氧的论文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