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宋小女称不会要张玉环一分赔偿金:为何“分羹揣测”会一哄而上?

2020-08-08 13:43阅读:

姬二叔

头条文章作者

关注

宋小女称不会要张玉环一分赔偿金:为何“分羹揣测”会一哄而上?
张玉环“无罪归来”,始终笼罩着平行的两条线:其一,他需要面对“重生”之后的生活,如何过好余生的岁月,是他最无法绕过的问题;其二,他需要面对曾经的家庭勾连,该补偿的补偿,该感谢的感谢,而宋小女又是他必须直面的“亲人”。
从某种层面上而言,宋小女之所以会被媒体放大,成为“傲骨前妻”的代言人,就在于张玉环“被冤落狱”后,她始终没有抛弃“破碎的家庭”。与此同时,宋小女还为“打捞”张玉环不断奔走,这在现实婚恋秩序中,确实是难能可贵的。
只是,即便如此,宋小女还是会被推上“揣测的案板”,被“恶意之刀”不断剐身。因为,有不少人追问:宋小女之所以在张玉环“无罪归来”后,在媒体上高调现身,可能就是为在张玉环的“国家赔偿”到位后“分一杯羹”。对于这样的揣测,宋小女的回应是:“来日张玉环拿到赔偿,我不会要一分钱”。
坦白讲,事情发展到这个份上,总让人觉得,“傲骨前妻”不是真实的呈现,而是被“舆论道德”硬深深塑造出来的“典范”。说实话,张玉环怎么分配“国家赔偿”这是他的家事,外人无权干涉。甚至,于情于理,宋小女也是该“得一份”的。
可惜的是,在具体的现实中,一些人总期待让别人“唱高调”,却不愿意接受人性可能存在的弱点。要知道,按照“圣母们”的意思,宋小女要是不改嫁,可能张玉环的“无罪归来”,更能凸显“傲骨女性”的含金量。只是,回到张玉环和宋小女的悲剧中,你们又何曾看到其中的悲苦?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局外人看待悲剧,往往犹如过电影一样情绪激荡,即便可能“带泪感叹”,但却永远无法抵达“
当事人”的悲喜之境。于此,回到“分羹揣测”的问题上,其实还是选择性偏见的结果,而这种思维,其实始终贯穿着张玉环的“冤案余波”。
要知道,宋小女的人设已经不止一个,起码存在平行的两个人设:其一,亲人朋友眼中的“宋小女”;其二,媒体舆论氛围中塑造起来的“宋小女”。并且,目前看来,“人设二”已经彻底将“人设一”淹没。而这也是“冤案余波”之后,宋小女需要面对的问题。
说实话,媒体之所以刻画“傲骨前妻”的人设,就在于当下的婚姻秩序中,已经太难寻得这般“古典主义”的人妻典范。所以,但凡能往上靠,自然就会全力以赴。因为,在主流的传播驱动上,这种“刻奇”的逻辑,始终很管用,尤其在反差性的报道中,更是见效较快。
所以,对于宋小女的报道,除却媒体层面要克制,作为接纳信息的受众,也要尽可能的基于人本身去理解。只有如此,张玉环的悲剧,所触发出的共情和悲鸣才有意义。要不然,满屏“好前妻”只能换来一阵风浪,去无法换来感同身受。
与此同时,宋小女的现任丈夫吴国胜的人设,也不应该过多的粉饰,虽然,也可以用“有情有义”去定性。但是,吴国胜在“接盘”宋小女母子的问题上,还应该更为客观地看待。毕竟,在世俗的婚恋介入中,“各取所需”是根本性的底色。
当然,宋小女在接受媒体采访的过程中,不止一次提到,在她自己内心深处,还是喜欢着张玉环,但她知道,她必须把这段过往放下,不能让张玉环再有多的念想,并且,她也怕吴国胜会“不高兴”。尽量地去拿捏尺度,这着实让她为难。
毕竟,于情于理,张玉环是她的前任丈夫,而吴国胜才是她的现任丈夫。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宋小女和张玉环在情理上的勾连永远不可能扯断。但是,就凭吴国胜当年答应宋小女的“三个条件”(第一,要照顾好张玉环的两个儿子;第二,要允许她回去看望婆婆;第三,要无条件支持她为张玉环伸冤,以及随时去会见。),宋小女就不应该再有“非分之想”。
另外,就“分羹揣测”而言,这其实是对世俗秩序的一种讽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人们对宋小女进行“分羹揣测”,确实有些吃相难看。但是,在残酷的现实中,确实真的有“唯利是图”之人的存在。并且,推广开来,还并不少。
因为,主流的婚恋秩序,历来被物化的很重,所以,才会有“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临各自飞”的说法。虽然,这般描摹,并不能概括所有人的婚恋状态,但是,却将人性异化的一面完全袒露出来。从这个意义上看待“分羹揣测”的缘起,似乎就充满些许合理性。
不过,就算如此,也要从两个层面去看待:其一,在“分羹揣测”中,不排除有人确实担忧“宋小女”会瓜分张玉环的“国家赔偿”;其二,在“分羹揣测”中,有些人就是以己度人,趁机去恶意消费“苦命的宋小女”。因为,在苦难和悲剧的解构上,总要放入一个“极好或极坏”的女性,才能凸显出人性是非的丰满。不得不说,冤案是人为的,美德是人造的。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