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妻子:“她的煎熬”,为何值得我们敬畏?

2021-01-13 22:23阅读:

姬二叔

头条文章作者

关注
“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进入“病危”且又“苏醒”过来之后,他的妻子熊磊再次进入媒体视线。在一定程度上,媒体对熊磊的人设构建和对宋小女的人设构建可谓如出一辙:“一个是久病不弃,一个是入狱不弃”。总而言之,“傲骨人妻”落定,就好像只差姚策和张玉环站出来高喊:“我有良妻,此生无憾”。
要知道,在类似的人设构建上,媒体舆论更多强调的是“光环的一面”,而对于“当事人”在具体命运中的感受,往往是视而不见的。这导致“疾痛的故事”里总是存在平行的两条线:一条线布满病人的疾痛,一条线挂满家属的煎熬。
并且,多数时候人们总是最先看到“久病无孝”的悲凄,而对于“不离不弃”的煎熬总是觉得理所当然,以至于所谓的“傲骨人妻”也多半是量身定做的标签。可事实上,无论是宋小女的改嫁,还是熊磊的坚守,很大程度上都是身不由己的。
就宋小女来讲,张玉环入狱后,即便她始终相信自己的丈夫没有杀人,但她未必知道张玉环有朝一日能出狱归来。所以,与其说她是“傲骨前妻”,不如说她是不屈服命运的安排。毕竟在很大程度上,比起死守贞洁牌坊,让自己活下去更为重要。
当然,我们并非否认坚守的重要性,而是对于宋小女来讲,坚守的代价就是被世俗偏见无限碾压(“杀人犯的妻子”)。而对于熊磊来讲,可能恰恰相反,她和姚策结婚并不是很久,而且已经有孩子(3岁),并且姚策的病情已经进入晚期,所以对于她而言,最好的选择就是坚守:“让姚策在最后的日子里感到温暖,让孩子在未来的日子里相信温暖”。
就如熊磊面对媒体所言,即便她此前也是医护人员,但面对丈夫的“病危通知书”,还是惊心动魄。甚至,在看到姚策昏迷的状态,她心中更是无比煎熬。只是,在这些只言片语中,我们也只能看到她疲累的一面,而对于接下来的可能发生的一切,她可能还需要继续煎熬着,直至最后一疼的到来。
人们常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事实上,久病不仅会导致无孝,更会导致无情。在一定程度上,这里所指的“无孝”和“无情”并非绝对意义上的概念,而是指“久病”消解“情感”的现实困境。说到底,“久病”的现实之下,除却精神层面的消解,最无法回避的现实是“日子如何过下去”。
很多时候,久病的人对于家属来讲确实是负累,但是,这也再次实证“家的意义”就是最后的堡垒。并且对于有情有义之人来讲,并非那个人生来就是有情有义之人,而是在构建家的过程中
,那个人被注入有情有义的特质。说到底,家是需要构建的,只有不计成本的倾注,才能换来不计成本的温暖。
所以,我们常常强调的现实残酷,其实就在于有些人从来就没有为构建家的过程付出过,所以才会在自己落魄的时候,自认为被家人所抛弃。所以,人活一世,你感受到什么,感受不到什么,其实全看自己的认知态度和实践水平,甚至就连“遇人不淑”也可能是映射自己的一面镜子。
另外,熊磊除却无法回避病情晚期的姚策,更无法回避如果姚策被病魔夺去,她又该如何面对以后的生活。毕竟对于寻常的女性而言,带着孩子面对生活会是更为煎熬的事儿。“这一点”上,想必从宋小女的抉择上,也能看得出来。
所以,早前有媒体在采访中谈到如何看待姚策的病情及状态时,熊磊总是说没想那么多,但是眼睛却泛着泪花。说到底,她不是没想过,是不敢想。他(她)们的孩子还那么小,甚至都不知道父亲身患重疾,这种残酷虽然对孩子有延迟,但是终将会是永生之痛。
或许等他(她)们的孩子长大后,父亲的一切只能靠母亲去用言语拼凑,或许在未来的生活里,那些未知的人生苦楚已经容不下他(她)们回想过去的一切。总之,“她的煎熬”并不会停,因为在扛下“久病不弃”的大旗后,还要扛起“单亲妈妈”的重任(以姚策当前的病情不乐观而言)。
与此同时,放眼现实图景,熊磊作为姚策的妻子,确实已经做得够好。人们常说“家破人亡”,可残酷的现实里,往往是“人未亡,家已破”。从这个层面上看待“姚策和养母的撕扯”以及姚策对于“错换人生28年案”的持续追问,就足以说明俩口子都是有情有义之人。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姚策的《绝笔信》已经透露出很明显的善后意图,因为对于他而言,就算所有人都告诉他“还有救”,但是身体的疼痛是诚实的,所以对于他来讲,更多的期望是“妻子和孩子的未来”能被安顿好。毕竟,对于一个家庭的主心骨来讲,这应该算是最大的心愿。
所以对于媒体的刻奇式报道来讲,更多反映的是“失去自我的姚策”,而对于“人性充盈的姚策”来讲,好像随着病情的恶化,逐步在被蚕食掉。所以,很多时候在“疾痛的故事”里,人性总是不断异化的,甚至同样是“感恩和成全”,却不得不走向水火不容的境地。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姬鹏。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